與出版社談的兩三事

我站在咖啡店前,遠方走來兩位女子。「魚群嗎?」一位年紀較輕的女性道。我點點頭。

「我是Océane(某出版社的編輯),旁邊這位是總編。」

「妳們好。」眼前的兩位女子,尤其是總編,眼神格外犀利。

總編坐下後,向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的年紀看起來好輕呀!」接著隨即道:「我們出版社啊……是不會用作者的年紀大小來判斷是否出版的。」

此話一出,心裡為之一震。「唉,不妙。」我暗自琢磨:「如果真不在意年紀,又何必要刻意提呢?提了,不就表示在意了嗎?」看著眼前這位目測年長我二十歲的總編,語帶保守地向我解釋出版業界的困境時,心裡一陣困惑:「咦?約我談出版的不是出版社嗎?我不是已經把全稿寄給妳們了嗎?妳們沒有事先評估嗎?為什麼見面後,反倒說起妳們對要出版的書籍很謹慎?」

「這個邏輯真奇怪……」我推推眼鏡,繼續聽總編說。

*

「您點的咖啡。」服務生打斷我們的談話,端起咖啡放在桌上。我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焦糖瑪奇朵,心裡一陣歡呼,想不到談個出版竟還能喝到自己最愛的瑪奇朵,而且是出版社買單,實在太佛心了!

Océane問:「請問您的圖片畫素是多少?,一般來說,如果圖片像素不夠高的話,是無法出版印刷的。」

「3648×2736,這大小應該很夠吧?」

「嗯……雖然不算太高,但還可以。」總編接著說:「若要出版的話,內容與圖片可能都還需要調整喔!」

「修稿當然沒問題,我全力配合。」總編小心翼翼地試探我改稿的意願,但其實我從不排斥修稿,畢竟出版社的出發點也是希望書可以賣好。

「好,不過我們可能還要再經過幾次討論,大概2~3週後才能告知您是否要進一步合作。」

我點點頭。

*

幾週後,我和出版社見了第二次面,這次是和編輯Océane單獨談,其實兩次談的感覺差別蠻大的,第一次有談到稿件本身,第二次大都在談如何推廣,從總編保守的態度與編輯來信的頻次漸少,我大概就能猜出後續的結果,雖然最後沒有談成,不過我很能感受到這家出版社的誠意,和總編與編輯的相談過程也蠻愉快的,但是,最後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無法合作?

是題材不新穎,還是文筆有問題?是市場太小眾,還是內容不優異?是作者不有名,還是……年紀太輕?嘖,不曉得,總之評估後,就是不行。

提個外話,這家出版社最讓我敬佩的是不避諱談稿費,我向來喜歡跟爽快的人打交道,三言兩語,不勞瞎猜。首刷印刷量幾本、稿酬多少%、出版後多久結算、一次付清還是先付多少,雖然很市儈,但對我來說,若出版社刻意避談稿費,反倒要我旁敲側擊去探問,顯得我好像既愛錢又厚臉皮,這反而才是真的傷感情,而且陷我於不義,要如何把錢談的大方體面,從出版社的總編身上,我倒是學了一課。

*

與編輯談論期間,我也收獲了不少心得,最後分享兩個有用的資訊給想出書的朋友:

1.若是想寫旅遊類的非導覽工具書,也就是偏向遊記或文學類,出版難度較高,因為這類書籍的銷售很溫,需要靠推廣與行銷,而且相當吃重作者名氣,若是新人作者,除非內容真的夠好,題材夠新穎、夠創意,否則要在萎靡的出版市場裡找到一線生機,難度極高。可是反過來說,若想寫旅遊類的導覽工具書,也就是教人怎麼玩怎麼吃怎麼住怎麼省,雖然有一定的市場性,但要能寫出獨樹一格的特色,或寫得比坊間琳瑯滿目的工具書更實用,除非長年旅居國外或相當精熟於當地文化與特色,否則要面臨的也是另一道難以突破的高牆。該寫哪一類文體,一定要事前審慎評估,因為到時要面對的會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2.出版可以是一個夢想,但若想以稿費維生,有點過於天真。如果寫作的方向又剛好與旅遊相關,能打平旅費已經是奇蹟了,更殘酷一點說,寫了出版社不一定願意出,因為市場景氣不好,出版社日趨保守,退稿率實在遠遠高出想像,最可怕的是,你若一直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版,收入就會永遠掛零,這樣說並不是想阻止你前進,而是想提醒你,前方的路不好走,你要做好準備。如果你跟我一樣是真心喜歡寫作、喜歡旅行,那麼我想這一路上的辛苦,你也會跟我一樣永遠甘之如飴,所以,我們一起加油吧。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