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1:阿喵——「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1:阿喵——「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阿喵,巨蟹座,是和我一起到德國交換的學長。自從我與阿喵自認識以來,我們都是以本名相稱,我不會叫他學長,他也不會叫我學弟,我想這是因為阿喵在我面前,幾乎從來都沒有展現出他強勢的那一面吧!在我眼中,阿喵是那種很典型的聰明人,高中讀師大附中,大學和研究所又念電機,頭腦轉得快、學歷拿得高、工作找得好,本身家境又不錯,我時常懷疑像阿喵這樣的人,肯定在來到這個世界以前,就先和上帝做了某種不可告人的暗黑交易,才導致了他的前半生過得如此幸福順遂。

阿喵是理工出身,但身上卻有種文人的氣質與細膩,做事總是不疾不徐,給人一種相當可靠的感覺,在我、阿喵、阿肉三人之中,阿喵平時的話最少,頗有一種老大哥的潛質與架式。當然,純粹論年紀來看,阿喵本就大我和阿肉兩三歲,所以他這個老大哥的位子,也是坐得實至名歸。

初次與阿喵見面,是在台科的摩斯漢堡裡,那天我們要討論簽證的事情。第一次見他,心裡其實相當忐忑,畢竟我深深明白,此人要與我在德國相互照應半年,如果我們的個性不合,或彼此溝通有障礙,那麼接下來的半年,我肯定也不會很好過。

幸運的是,在和他談話的第一分鐘,我就知道自己多慮了,阿喵性格沉穩,待我極好,而且也很喜歡旅行,雖然那天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但我已經深深相信,他的出現,肯定是老天送給我的一份大禮。

*

我和阿喵在德國的學校有共同的語言課,也住在同一棟學生宿舍裡,讓我印象很深的是,他當時的行李箱裡塞了一個破舊的大同電鍋,我一開始還嘲笑他,說他帶這玩意既占空間又沒意義,結果隔天我們去吃了學生餐廳的米飯以後,我每周都固定去亞洲超市買米,每天都摸著鼻子去樓下跟他借電鍋。

課餘的空閒時間,我和阿喵經常一起旅行,比起阿肉,我和阿喵相處的時間比較長,也共同經歷過更多事。我曾聽說過一句話——要真正看清一個人適不適合和自己相處,就要和他進行一次長途旅行。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想我應該是可以從阿喵身上找出很多可以吐槽的缺點的,但摸著良心講,與他相處的整整半年來,我竟然找不到什麼能夠嫌棄他的地方!

在我眼裡,阿喵性格如水,待人謙和,與他認識至今,我還真的從未見他生過一次氣,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可以不得罪我的,因為我自認自己是個很容易看別人不順眼的人,一件小事就可以讓我覺得一個人很煩很討厭,可是阿喵作為我的學長兼朋友兼旅伴,不僅能夠長期和我一起旅行,也從未讓我覺得他這個人有什麼地方可以去討厭,坦白說,關於這點,我還真是服了他。

我想在他的心裡,肯定有一套通透圓滑的處世法則,可惜至今我依舊無法參透他的這層奧秘,我只是有時會想,這麼適合一起旅行的好傢伙,在這世上,或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

我和阿喵一起旅行過很多國家,共同遇到過很多很多意外,可是我們從未有過劇烈的爭吵或不合,現在回想起來,總是覺得不可思議。而且不僅如此,阿喵觀察力佳,知道我喜歡寫作,所以每當我晚上需要認真寫東西的時候,他總會默默離我遠一點,或安靜做他自己的事,直到我真的忙完為止才會來跟我說話。我有時都會覺得,自己能在這麼重要而珍貴的時光裡,遇到一位這麼貼心的好旅伴,真是幸運至極。

在阿喵、阿肉與我三個人裡頭,阿喵和我都算是比較典型的理性派,旅行時話不多,都很專注在「旅行」這件事身上,對周遭的人事物也比較有較高的警覺,所以不太容易給自己惹出什麼麻煩或危險,算是在旅行中比較可靠的一類人,而阿肉則不太一樣,他心思細膩敏感,內心情緒比較起伏多變,是很典型的感性派。

阿肉比起我和阿喵,比較願意信任人類不會傷害他,這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因為他對人類比較沒有戒心,所以也比較容易讓自己被壞心的人傷害。比如說,阿肉就是我們三人之中,在旅行時唯一露出過破綻讓扒手有機可乘的人。在我心裡,阿肉是個比較需要去擔心和照顧的人,阿喵則完全不用我操心,他為人比我更加機靈謹慎,甚至連防盜觀念都比我更上層樓。

對我而言,我一直都相信,人在旅行的時候,要麼身邊要有一個像阿喵這樣的人,要麼自己就要成為阿喵。他冷靜沉穩,遇事不慌,就像一個巨大的船錨,當危險的風浪來襲時,只要他還在附近,心裡就會安定許多,與他一起旅行,會有一種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身旁還有這個理智又可靠的傢伙在,一切都還能挺得過去的感覺。

*

阿喵平時不喜歡說自己的故事,我尊重他的選擇,所以也不會逼他說。不過有一次他差點露出破綻,那時我和他到德國的班堡旅行,兩人各點了一杯超大杯的煙燻啤酒,我們事前都沒吃東西墊胃,所以完全是空腹喝,我當時心想,我的機會終於來了!如果阿喵比我先醉,我就可以偷偷挖掘他的故事與秘密了!(沒錯,這就是作家的惡趣味!)

所以那天,我故意喝得很慢,想說這樣比較不容易醉,結果讓我意外的是,阿喵在我眼前咕嚕咕嚕地就把整大杯煙燻啤酒全都喝完了,而且不僅沒有醉,臉也完全沒有變紅!於是那天,阿喵沒醉,反而是我醉了。

據阿喵所言,我那天從酒館出來之後,講話就開始瘋瘋癲癲的,而且走路時也搖搖晃晃,一副就是已經喝茫的模樣,他說他當時沒有扶著我回旅店,只是默默地跟在我的後頭看我出糗,阿喵形容當時我一下趴倒在椅子上自言自語、一下又躺在草地上說要睡覺、一下又拿著地上的石頭想要丟池塘餵魚,整個智商大掉線,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

可惡!怎麼會這樣!怎麼只有我喝醉啦!」我氣憤地說。

阿喵雙手一攤,哈哈大笑,說我的酒量比他想像中差多了。

我當時心想,總有一天一定要讓阿喵親口說他自己的故事,可是不能再透過喝酒這種方式了,雖然不想承認,但阿喵這傢伙的酒量確實比我好上太多。

*

其實我一直都不曾懷疑,阿喵與阿肉,是我在這趟旅程中收獲到的最重要的兩個朋友。雖然只是短暫的半年時光,但我很慶幸在這個故事中,有你們兩人的出現。我很清楚很清楚地知道,就算我再努力地寫故事,想要把我們的痕跡留下來,時間還是會無情地沖淡我們所凝聚的記憶。時光日出月入、記憶亂花走馬,我們的來時路,終究都會逐漸模糊遠離,那些我們的足跡、我們的際遇、我們的青春、我們的記憶……再過數年,終究都只會是這個世上的某片泥上的渺小指爪而已。

可是我依然覺得開心和感激,我感激在這個大大的世界裡,在這片小小的泥上,有阿喵的指爪、有阿肉的指爪……而不是只有魚群我一個人。

所以阿喵,如果說在德國求學的那半年,會是我們這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那我得好好謝謝你,我很難想像這個故事、這場旅行,如果少了你,那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想那肯定會變得相當無趣吧!因此,我要謝謝你成全了這段故事的精彩。我至今還不敢相信,這世間竟有你這樣的好旅伴,也不敢相信,自己在那段如夢似幻的時光裡,值得擁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好旅伴。(與阿喵的旅行故事,收錄於《那些旅行教我的事》挪威篇。)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再一起去旅行吧!讓我再把我們的故事繼續寫下去。

我向你和阿肉承諾,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會用我的筆,繼續描繪出一片美麗的烏托邦。在那個烏托邦世界裡,會有我在,也會有你們在,那裡會有我們嚮往的故事、嚮往的夢想、嚮往的希望……以及嚮往的天堂。

You may also like

4 則留言

    1. 對呀超懷念的哈哈!那天真的喝超茫……
      現在新增確診已經控制住了,再過幾個月疫情應該就會穩定了啦!不過你知道2020慕尼黑啤酒節取消了嗎?我原本打算下學期去達姆工大要順便去啤酒節喝一波的說,結果現在只能QQ

  1. 希望全世界的疫情都趕快結束 你們才能再來歐洲找我玩
    當初來德國交換的時候 真的一開始都沒有對交到什麼新朋友有什麼期待 只是單純地想逃離原本的生活 想有新的人生體驗 沒想到遇到你們兩個 雖然認識的時間晚了 能夠一起旅行的時間剩不多 但是也讓我對在德國的生活有了新的憧憬 現在才會回到這裡來 必須說在這裡真正的生活跟當初只是來玩票性質的感覺真的有差別 哈 不過 還是希望阿喵跟魚群再來歐洲 我們能夠再一起旅行 這次我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的錢包的! 還有不被吐口水 !

    1. 再等我幾個月哈哈,等我碩論趕完就可以去了!我其實不太在乎疫情會不會結束欸,我覺得病毒那麼小根本不可能被完全消滅……
      嗯,我也是這樣耶!就只是單純想換一個地方體驗和生活,那段時間雖然很短暫,但真的超美好的哈哈,真的是做夢也會笑的那種XD
      不過還是蠻佩服你有勇氣去哥廷根重新開始的,我覺得這真的需要有很大的覺悟,蠻想知道你這種覺悟是從哪裡來的,等我八月還九月去找你的時候順便再讓我採訪一下給我新的素材哈哈,有段時間沒寫旅行故事,覺得心很癢,手也很癢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