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4:周宇——「勤學上進,廚藝了得」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4:周宇——「勤學上進,廚藝了得」


周宇,獅子座,多才多藝的浙江大男孩。還記得初次抵達布倫瑞克的學校宿舍,同層室友幾乎全是德國人,進一步認識後,才發現這些讀理工的好傢伙呢,唉,英文實在不是太好,也因此,無論是我對他們說德文,或是他們對我說英文,溝通起來都頗為吃力,坦白說,這對當時的我是個蠻大的打擊。

某日傍晚,我獨自在廚房煮飯,見一旁的鍋子裡像是在煮豆漿,不久,一位平頭小哥緩緩靠近,見他髮黑膚黃,似是來自東方,我便試探性地用中文問了一句:「你會煮豆漿?」他馬上回應道:「對啊!好喝的咧~」他話才一說完,我心中頓時冒出無數天使在歌唱:「他會講中文!他會講中文!

半分鐘後,知道他叫周宇,一直住在同一層樓的另一側。我問他在這裡住了多久,他說至少一年,我當下大為驚奇,說自己已經來了一個多月,怎麼從未見過他的身影,他說他兩個月前去漢諾威實習,幾天前才回來這裡,接下來的一年,他要一口氣把碩士論文寫完,畢業回鄉。

在我眼裡,周宇是個標準的留學生,自幼父母疼愛有加,盡心盡力栽培,他亦勤學上進,努力有成,最終擁有今日光景。他數理能力強,德語又相當流利,我時常吹捧他是未來的人生勝利組,將來必有一番大作為。他搔搔頭,說自己的夢想是回浙江開一家小籠包店,因為他從小就特別愛吃小籠包。聽到他說這句話當下,真想替他父母賞他兩巴掌,要他清醒清醒,但欲出手之際,卻又想到我的夢想好像比他還更離譜,只好及時收手作罷。

*

周宇平時喜歡做菜,尤其善於各式東方料理,據他所言,從大學去漢諾威讀書開始,他幾乎天天下廚做飯,到現在已經是第六個年頭了,我常在宿舍廚房與他相遇,平時閒聊也離不開料理,他說自己的糖醋排骨是一絕,我心想總有一天要拿阿肉教我的打拋豬和泰式咖哩雞來與他一較高下,看看是誰的廚藝技高一籌。

周宇的冰箱裡永遠擺滿各種食材,調味料更是多到讓人咋舌,後來發現他會做的菜根本多到數不清,每次在一旁看他煮晚餐,都有一種米其林三星老主廚的架式,讓我深感忌妒,當時心想,怎麼有人可以頭腦聰明又勤學上進,不僅數理語文能力比我厲害,連廚藝都可以如此輾壓我?後來我決定把他的廚藝通通學到手以後,找一天在他的飯菜裡下毒,以保全自己的才子地位。

還記得有次與他在廚房閒聊,問他一個人到異鄉念書是什麼感覺?他苦笑一聲,似有滿腹辛酸血淚。他說,其實他從以前就對足球毫無興趣,但德國人實在太愛足球了,很多時候,他為了要讓自己更融入這個需要長期相處的群體,也不得不回家研究足球怎麼踢,這件事情花了他好大一番力氣。

那你現在還喜歡看嗎?」我再問。

他幽幽一嘆,回道:「一直都不喜歡。

隔天下課,正巧看見周宇和幾位德國人坐在沙發上看足球賽,那一刻,那個畫面、那個眼神、那個瞬間,令我百感交集。

*

或許是因為我來自台灣,也或許是因為我是他唯一會說中文的同層宿舍室友,周宇平時總是對我特別照顧,每當我遇到比較需要用德語解決的問題時,都會習慣先去向他請益,而他也總是很有耐心地為我解決困難,因為周宇的關係,我在學校宿舍度過的一百多天裡,一切順遂如意。何其幸運啊,能在遙遠的異鄉,遇上這麼一位熱心善良的好兄弟。

半年後,學期結束,我準備離開德國。前一天晚上,周宇特地買了幾瓶白酒來向我道別。那天我們都喝得特別醉,但也因為這樣,我恰好聽他說起許多人生經歷,有些故事很勵志、有些故事很悲傷,那時心裡總是會想,每個來到異鄉奮鬥的人,又有誰不是這樣的呢?

那天夜裡,我和周宇把三大瓶白酒全部喝光,兩人倒在飯廳的沙發上睡了整晚。隔日清晨醒來,尚未睜開眼睛,便覺得血管裡流的都是酒精,全身如欲爆裂一般。

魚群啊……」忽然間,腦海中閃過了一些昨晚的記憶,這是周宇的聲音。

你還記得,我對你說的那些不可思議的故事嗎?」他點根菸,慢悠悠地吐出漫天煙花。

記得呀!怎麼了嗎?」我下意識地用手撥開眼前的煙雲。

他見我似是排斥菸味,連忙道歉,打算熄掉菸頭。

我不介意,你繼續抽吧。」我說。

如果我說,那些故事都是真的,你願意相信我嗎?」這句話,周宇很認真地說。

我點點頭,回道:「嗯,我當然相信。畢竟那些故事給我的感受很真實。

周宇話鋒一轉:「那如果我說,那些故事全部都是假的呢?

我收起笑容,認真想了幾秒鐘,然後再笑笑地說:那我會認為你現在在說謊。因為我還是願意相信那些故事是真的。

從這句話以後,我當晚的記憶就漸漸模糊不清了,只記得當時周宇大笑了幾聲,好像對我說了句謝謝,然後就熄掉了菸頭,仰倒在沙發上昏睡過去。

*

次日,天未亮,我拖著行李,昏昏沉沉地準備離開。臨走前,周宇酒未醒,依然獨自躺在飯廳沙發上大睡。

魚群啊……」忽然間,我的腦中又閃過昨晚的畫面。是周宇的聲音。

這是昨晚的記憶嗎?」我質疑著自己腦中的聲音。

我相信你回到台灣,一定會過得很好的。」猶豫一陣後,我拿起擺在桌上的菸盒與打火機。

哈哈,會說這種話,表示你還是個性情中人。」我輕咳一聲,默默將手中的菸熄滅。

只是我想,我們都不會再見了吧……」殘存的煙雲,漸漸滲入鼻息,嗆得令我喘不過氣。

……我知道……我想是不會了……」果然,那種心煩意亂的苦澀,或許還是來得太快了吧。

我拉著行李轉身離開,回頭望了一眼周宇,他還倒在飯廳的沙發上。沙發上的簾幕正隨風陣陣揚起,風幽幽地從窗外吹進宿舍,那陣溫柔的風,輕輕吹過了桌上的菸盒與打火機,吹過飯廳的沙發,吹過周宇的臉龐,吹過他的眼角,與他眼角的淚光。(與周宇的故事,收錄於《那些旅行教我的事》德國篇。)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