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5:黛姐——「溫和開明,堅韌女俠」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5:黛姐——「溫和開明,堅韌女俠」


黛姐,魚群的老媽,天秤座,生於傳統家庭,性格溫和開明,帶著我走過一段風浪般的童年歲月,一生經歷過無數波折與風雨,在柔弱的外表下,藏著一顆堅韌勇敢的內心,是典型的吃苦耐勞型女性。

還記得中小學時代,我相當沉迷電玩,經常一下課就和老友小燕子相約一起到附近的網咖玩一整晚,有趣的是,每次跟黛姐說我要去網咖,她似乎從來沒阻止過我,只是提醒我要記得回家吃飯,這讓小燕子感到非常不平衡,因為他老媽總是禁止他到網咖,但我永遠都只要跟和黛姐說一聲:「我要去網咖囉!」,然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瀟瀟灑灑地走出大門了。

可是,黛姐為什麼都不在意、不阻止我打電玩呢?她難道都不怕我沉迷嗎?不怕我因此荒廢課業嗎?」當然,類似這樣的疑問,偶爾還是會浮上心頭。

某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樣與小燕子一起到網咖打電玩,我們那天打得特別晚。忽然間,有人從後頭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轉身一看,是黛姐!她面無表情地站在我和小燕子後頭,當下我和小燕子都大吃一驚,想說肯定要被黛姐狠狠訓斥一頓了。

我立即轉過頭,想說要把螢幕關掉。此時黛姐忽然用很溫和地語氣對我說:「你要幹什麼?

關電腦啊!妳不是來叫我回去的嗎?」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回道。

你買的時間已經到了嗎?」黛姐問。

好像還有五十分鐘吧……」我看了看螢幕上的時間。

那就打到結束再走啊!不要浪費錢。」黛姐這樣說。

打完記得趕快回家喔!小燕子你也是。」黛姐話一落地,便從容瀟灑地離開了。

魚群,我要黛姐當我媽媽!」小燕子事後氣憤地表示。

我大笑,拍拍小燕子的肩膀,說他想得美。

*

回到家後,黛姐對網咖的事隻字未提,這反而讓我大感疑惑。於是我向她問道:「黛姐,我在網咖打一整晚電玩,妳怎麼一聲不吭的,完全沒打算生氣啊?如果是小燕子的媽媽,她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黛姐柳眉一豎,反問道:「是要氣什麼?

我立即回:「像是我不應該打電玩打到這麼晚啊!像是我不應該一直跑去那種地方啊!像是我要把時間多專注在課業上啊!像是……

黛姐打斷我,再說道:「那你下次會打到這麼晚嗎?

應該不會了吧……打那麼久好累喔!而且裡面菸味很重,我不喜歡。

那你覺得自己應該一直跑去那種地方嗎?

我搔搔頭,想說畢竟網咖也不是什麼好地方,便有點慚愧地說:「嗯……是不太應該啦!

那你知不知道應該要多把時間多專注在課業上?」黛姐再問。

我點點頭,說我其實知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是要氣什麼?」黛姐哈哈一笑,要我趕快去洗手吃飯。

*

黛姐的這些話,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我感覺自己好像是被她深深信任的,她知道我會明白下次不該打到這麼晚、她知道我會明白網咖不是什麼好地方、她知道我會明白要把時間多專注在課業上……她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只是很簡單地相信我會懂、相信我會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與是非對錯。

這種被信任的感覺很微妙,而且力量非常巨大,尤其是對於當時正處在叛逆期的我來說。

所以從那之後,只要和小燕子去網咖打電玩,我一定會事先跟黛姐報備,打算玩多久,什麼時候離開,我都會讓黛姐清楚知道。她也從來沒有阻止過我,只是像往常一樣,提醒我要記得回家吃飯。

最奇妙的是,因為是我自己跟黛姐說網咖不是什麼好地方,甚至說自己「不應該」一直去那種地方的,所以每當我走進網咖時,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一種說不出口的的罪惡感,總會覺得這樣的自己好像很糟糕。

後來我開始慢慢相信,這種罪惡感是出於一種很微妙的心理暗示,我當時不知道這種心理暗示是怎麼產生的,但當時為了對抗罪惡感的侵擾,每次和小燕子離開網咖以後,我都會自己再到附近的圖書館讀書,那時我總告訴自己,我認真玩了多久電玩,就要認真讀多久的書!

這種改變不僅是無形的,也是劇烈的,後來竟漸漸變成一種習慣,連跑去圖書館讀書也變成習慣了!而且成績還因此大有進步。每次仔細想這件事,總覺得黛姐這手「無招勝有招」真是厲害,看似很放縱我想幹嘛就幹嘛,看似都沒什麼在管我,但這樣的不管不顧,反而讓正值叛逆期的我吃了悶虧,也莫名其妙地喜歡去圖書館讀書了。

*

還記得幾年前,第一次向黛姐開口提去德國交換的事,當時心裡很緊張,畢竟要跑到那麼遠的地方,怕黛姐會對我放心不下,我擔心她會出於某些奇怪的理由或堅持,想方設法阻止我離開台灣。

黛姐,我想去德國讀書,妳看怎麼樣?」某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和黛姐說。

去德國讀書?你哪來這麼多錢?」黛姐先是這樣問道。

放心啦!學校會給獎學金,而且我也會自己去賺,到時候就會生出來了。」我拍拍胸脯,說自己很有辦法。

好,那你會德文嗎?那裡不是都說德語?

我會提早去學,而且我英文不錯,那裡講英文會通。

好,太棒了!那我要去歐洲找你喔!」黛姐突然手舞足蹈地說。

什麼?妳要來歐洲找我?」我驚訝地愣在原地。

對啊!我超想去小蓮的故鄉『阿爾卑斯山』的!聽說那裡很漂亮,我一直夢想要去那裡呢!」黛姐笑得燦爛,似是鐵了心要去。

等一等,我沒有說要帶妳去啊!而且妳這時候應該要先擔心一下我吧!妳兒子要一個人要跑到那麼遠的地方讀書耶!

啊你剛剛不是說自己很有辦法?既然很有辦法,那我有什麼好擔心的?」黛姐雙手一攤。

嘖,好啦好啦!妳要來我怎麼可能阻止得了妳。」我扶額嘆道。

一年後,我離開台灣,和阿喵一起到了德國。再過半年,黛姐獨自一人坐上飛機,不會說半句英語和德語的她,隻身背著一包行囊,一路披荊斬棘從台灣殺到歐洲,如一名無所畏懼的江湖女俠,憑藉一身熾烈的勇氣與膽識,踏上萬里之外的夢想征途。(與黛姐的旅行故事,收錄於《那些旅行教我的事》瑞士篇。)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