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7:小泉——「行疾如風,血熱如火」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7:小泉——「行疾如風,血熱如火」


小泉,非典型的處女座,魚群我的高中朋友,一個兼具熱血與勇敢的行動派青年。

為什麼說他是行動派?因為高中時,他家明明住潭子,距離學校遠的不可思議,卻還堅持每天通勤到校,從他家到學校,要先搭公車再轉火車再騎腳踏車再轉公車,因此他每天四點多就要起床開始「長征」。我當時好奇問他,他到底為什麼不選擇住宿就好?他竟然冷冷地回了我四個字:「住校麻煩。

拜託!你每天四點多起床趕公車趕火車趕腳踏車就不麻煩嗎!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當時覺得此人想法詭異,應該敬而遠之。

只是爾後的每一天,我看他依舊早起通勤,最令我佩服的是,這種要命的日子,他竟然可以持續整整三年!這對一向懶散又貪睡的我來說,幾乎是個偉大到不可思議的成就,所以在這點上,老實說我很佩服他。

*

小泉好樂器,擅長打鼓和吉他,曾和我一起到教會裡當樂手幫詩歌伴奏。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的立陶宛篇裡頭,我有提到一段關於教會的練琴歲月,因為當時教會正缺鼓手,我便問小泉有沒有興趣到教會幫忙,沒想到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而讓我更驚嘆的是,小泉不僅鼓技嫻熟,而且節奏感極佳,才去一兩次就完全進入狀況,和主唱及司琴配合流暢。相形之下,我的吉他卻是彈得七零八落,不僅和弦常常刷錯,節奏也經常對不上,至今想起依舊汗顏。

我們都很喜歡、很享受那段教會的伴奏歲月,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那段時光只持續了一年,因為高二結束以後,我們都要專心準備大考,所以也就沒有時間再一起到教會學琴與伴奏了。

但有趣的是,離開教會以後,我們這兩顆看似獨立的行星,卻也依舊在同一個星軌裡旋轉著。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的瑞士篇裡頭,我有寫到一段關於高三等火車的故事,還記得那時候,我每天晚上都會到台中火車站附近的補習班自習,所以學校放學以後,我經常會和小泉一起到鎮上的小火車站(大慶車站)等火車,他北上坐到潭子,我北上坐到台中。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泉的手中永遠都會抱著一本英文字典,只要一有時間,他就拿起來隨便亂翻。那本字典被他翻得很破,據他表示,這樣做可以背到最多的英文單字,只要他把字典裡的單字都背起來,英文一定可以考滿分。

他甚至還大言不慚地說,只要他認真讀的話,成績一定可以超越我,我拍拍他的肩膀,要他放棄這個念頭,因為我看書的速度比他快,而且他進步的時候我也同樣在進步,要超越我太難了。他不屑地表示,我自信的樣子真的很欠揍。

當時我經常跟他說,他這樣讀英文效果很差,他始終聽不進去,現在多年過去,我以一個在補習班教過數年高中英文的老師的身分對他再次強調:「這個背字典的方法真他馬的蠢極了。

*

在我眼裡,小泉一直是個古怪的傢伙,但這傢伙有個令我很稱羨的特質,他身上總有著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勁,只要是關於自己想嘗試的事,他都會異常執著。還記得大二那年,我問他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爬玉山,當時小泉毫不猶豫,立刻就答應了。我問他平時有沒有爬山的經驗,他雙手一攤,說完全沒有。我眉頭深鎖,問他怎麼答應的這麼快,難道他都不會害怕危險嗎?

他當時說,他向來就很喜歡挑戰自己,沒有其他原因。我當時笑了好久,說他還是跟高中那年一樣熱血。

這樣很好,這樣很好。」我拍拍他的肩膀,讚嘆他那無畏的勇氣。

老實說,如果當時我沒有看到他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傻樣,或許我也沒有勇氣去挑戰玉山,所以,我很高興自己認識了一個這樣既熱血又瘋狂的朋友。有時我總覺得他的想法令人摸不著頭緒,但卻又同時透著一絲火光,在熾熱的危險中,好像總能閃出一點動人的美好與希望。(與小泉爬玉山的故事,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的克羅埃西亞篇。)

*

仔細想來,我和小泉的緣分是很奇妙的,從高中以來,我們只是在各自喜歡的領域中努力探索,但奇妙的是,時間的洪流並沒有因此把我們兩人沖散,在命運不斷的聚散離合中,我們總會在人生的某些時刻,再一次看到彼此的足跡。

從高二一起到教會那年,到高三一起搭火車那年;從大學一起爬玉山那年,再到深知彼此都喜歡旅行的今年,我們行前無相約,行間無尋覓,可是在命運的某個交叉路口,卻又會再次看到對方的身影與足跡。你說,這是何等奇妙的緣份?

所以,血液未冷的好傢伙啊,我知道你有一顆渴望冒險與自由的心,雖然此時我們正處於不同的星軌中旋轉,但我知道,你心中對夢想的烈火還在燃燒。希望在未來的某天,我們會繼續在人生的下一個十字路口相遇,到了那時,我們再一起到那個廣闊而充滿未知的世界裡探險,一起望向未來,一起回首過去,共同開懷大笑,或者黯然神傷。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