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9:阿明——「篤信上帝,迥異星人」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9:阿明——「篤信上帝,迥異星人」


阿明,射手座,是多年前和我一起完成日月潭泳渡的多年老友。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裡,因為內容主要側重於旅行故事的描寫,一直沒有機會好好介紹這位有趣的人物,讓我覺得甚是可惜,而今終於有機會了。

阿明這個人呢,光是外貌就很奇特,當你從後方細看,他有一塊比常人更突出的後腦勺,如骷髏頭的頭蓋骨似的,這讓我懷疑他是個不知道該怎麼偽裝成人類的外星人。只是,經過我大學的多年敲打試探,發現這傢伙似乎相當擅於在地球上偽裝自己,我始終找不到任何可以揭發他來自外星的證據。

阿明性情溫和,與他認識多年來,從未見他發過一次脾氣,就算他心情不好,臉上也總是笑意盈盈,似乎尚未掌握好「生氣」這項人類基本的生存技能,我常提醒他要找時間去學一學,免得未來在地球的日子吃虧,他總是雙手一攤,說自己反正不在意,這種豁然大度、信任人類都不會欺負他的模樣,讓我深深相信——他肯定來自外星!

*

阿明是虔誠的基督徒,我想也許是信了上帝的關係,當他遇到不如意,總能一笑置之。我和他是大學同學,還記得有一學期,我們都以些微的分數被教授當掉,我當下氣得不行,怒火一路從宿舍燒到天邊。當時他老神在在地坐在我面前,淡定地說:「不就下次重修而已嗎?下次我罩你啦!

他此話一出,讓我頓時氣結,只能在原地哀怨地打滾數圈,冷靜下來之後才覺得不對,為什麼他有自信說出這樣的話?他不也被當掉了嗎?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一問之下他才告訴我,他的意思不是他會罩我,而是上帝會罩我,當時我聽得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而下個學期,我和他再度一起修課,這次他拿了A+,我拿了A,他事後驕傲地告訴我:「你看吧,上帝是真的會幫我們的。」我立刻反駁道:「可是,就算我沒有跟上帝禱告,也還是靠著我自己度過難關了啊!

他雙手一攤,笑著說道:「那是因為考前,我有順便替你禱告啊,你還不好好感謝我和上帝?」

當時心想,阿明這傢伙不僅是個溫和的外星人,還是個溫暖的外星人。

*

還記得泳渡日月潭前一天,我們拎著兩塊魚雷浮標,一路從台北抵達南投魚池,住到了黃老闆的家。傍晚時分,我們兩人離開旅社,前去勘查地形,意外見河畔旁有人在燒金紙。

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我皺著眉頭,想去一探究竟。

魚群,別過去。」阿明及時阻止了我。

為什麼?」我說。

你沒聽見鈴鐺聲嗎?」他說。

有啊!但那又怎麼樣?」我要向前去看,阿明直接伸手抓住了我。

那是對亡著的招魂儀式,你不知道嗎!」阿明的臉色不太好,那還是我第一次見到。

招魂?為什麼河邊有人在招魂?」我瞪大眼睛,不自覺地倒抽一口氣。

我不知道,但你別過去。

雖然我不信神佛,但我當時還是順口說了一句「阿彌陀佛」,阿明一個眼神撇過來,要我別說,他說他是信基督教的,招魂儀式是道家的傳統,我如果再把佛請出來,三邊的教主就要大打出手了,我當時忍不住偷笑,想不到阿明比我想像中更加篤信鬼神。

阿明非常認真地說:「我覺得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要趕緊離開。

好,快走吧!」我說。

於是就這樣,我們回到了黃老闆的家。(旅社與黃老闆的故事,收錄於《那些旅行教我的事》比利時篇。)

*

當晚,正當我與黃老闆聊得熱烈之時,阿明拿著手機,一臉神色慌張地走來。

你還記得剛才(河畔招魂)的事嗎?

記得啊!怎麼了嗎」我回道。

我終於找到原因了!」說完,他把手機遞給我看,這是一則昨天報導的新聞,上頭這樣寫道:泳渡日月潭前夕,一位母親帶著小孩跳日月潭輕生,至今遺體尚未被發現……』

……看完這則報導,我頓時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天啊!這……」我轉頭問了一下黃老闆:「今年日月潭泳渡有取消嗎?」他搖搖頭,說今年報名的人數反而還超越以往。

不久,黃老闆再次問道:「你們是參加上午的挑戰組(限兩小時完賽),還是下午的萬人泳渡(無時間限制)?

我們是報名挑戰組的。」阿明說。

老闆向我們解釋:「這樣說來,你們是明天第一梯下水的喔!往年都是只有萬人泳渡(不限時),今年開始才增設限時賽,你們是開辦的第一屆。不過,既然你們是報名上午的限時賽,最好早點去休息,明天才有體力游,要在兩小時內完賽並不容易。

說完,黃老闆要我們別太把新聞的事放在心上,趕快去睡覺。但問題是……種事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啊!

*

隔日清晨,我與阿明向黃老闆匆匆告別,拎著各自的背包離開旅社,內心雖然有些恐懼,但還是前往日月潭的遊客中心寄放行李。不巧的是,因為我們比較晚到的關係,所有置物櫃都已經被其他泳客放滿了!

我們昨天先是看到不該看到的報導,今天難道又得背著背包游三點三公里?」我轉頭問阿明,他的上帝何時才要出面?他說他昨晚有禱告了,今天一定會很順利的。

只是,繞了無數圈,我們依然找不到一處可以放行李的地方,霎時間,廣播聲響起,要所有參加挑戰組的人到起點集合,做十分鐘後的下水準備。看了看時間,我相信放行李這件事似乎已經確定來不及了。

這時阿明忽然說:「你先把背包給我,我剛剛有看到一個地方可以放,不過有點遠。

一起去放完行李再下水啊。」我說。

不行,我們要分開行動,你要先去幫我檢錄,不然到時候我們兩人都無法下水。」阿明說。

那……我要在哪裡等你?我的手機和錢包通通都在這個背包裡了,有狀況我們也無法聯繫。」我把背包,交到阿明手上。

我們直接終點見!」阿明說。

不過,既然你先下水,就要比我早到終點喔!否則就太遜了,哈哈哈!」他笑道。

當然,我游得可快了,我會在對岸終點等你,你上岸後一定可以找到我的。」我拍拍胸脯,向阿明保證。

於是,我將背包交給阿明,幫彼此檢錄完畢後,開始向彼岸游去。

*

九十分鐘後,我站在河的另一端,等待阿明上岸。

時間過去兩小時,遠方小船紛紛出動,開始要所有來不及完賽的泳者上船。霎時間,在終點前不遠處,我瞧見一位熟悉的背影努力向前,水面上,他的後腦勺微凸,仔細一看,才確定那是阿明。

他的肩上,竟背著我們兩人的背包!

想不到這傢伙一路乘風破浪,扛著我們兩人的背包游了三點三公里!我大吃一驚,待他上岸後我走向前問他,是不是原本就打算幫我背行李,他說才沒這回事,是因為他發現那個唯一的置物櫃也剛好被人放滿了而已。

我當時心想,阿明這傢伙暖得讓人猝不及防,暖得詭異又讓人摸不著頭緒……絕對是來自某個迥異行星!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