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真的可以治癒情傷?

Q:魚群,我發現許多人之所以旅行,目的是想治癒上一段感情帶給自己的傷痛,但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旅行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難道旅行真的有辦法讓我忘掉那個曾經給我帶來痛苦的人嗎?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妳當然不可能忘掉,旅行一百年也是一樣。

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多慮,是人類在漫長的演化過程中,好不容易保留下來的競爭優勢,而那些能快速逼自己忘掉痛苦的物種,早在億萬年前就被大自然漸漸淘汰,或進入野獸或天敵的肚子裡了,DNA自然不會保留到現在。

所以,一個人除非是失憶,否則要徹底遺忘所謂的「情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我們能做到的,最多也只是淡化而已。至於要怎麼淡化傷痛,一般來說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靠外在世界轉移注意,一種是靠內在意志影響自己。效果如何,其實因人而異,兩種方法並無高低之別。

首先談第一種:靠外在世界轉移注意。

旅行就是一種典型的方式,藉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達到淡化痛苦之效。

這裡有一個很大的盲點,如果一個人真的想要治癒所謂的情傷,那最好的方式應該是讓自己完全沉浸在旅行的樂趣之中,好讓自己連想都不去想它,反之,如果整趟旅途都在煩惱著「我該如何處理我的情傷」,那就整個歪掉了!

所以,旅行是旅行,處理情傷是處理情傷,這是兩件完全不相干的事,處理情傷需要的是能力與智慧,而能力與智慧是不會在旅行中突然「生出來」的,除非妳本身就夠聰明,那才有辦法在旅行中,透過自己的領悟與思考走出傷痛,如果妳覺得自己沒那麼聰明,那處理情傷最好的方式,絕對是多找幾個願意聆聽妳的煩惱的朋友聊天,透過持續的分享與陪伴來慢慢淡化自己的痛苦。

千萬別拿一些會壞了自己好心情的事來找旅途中的自己麻煩,這是非常奇怪的。有機會享受旅行時,請老老實實、快快樂樂地享受旅行,別做多餘的事來徒增自己的困擾與負擔!

*

第二種,是靠內在意志影響自己。

我始終覺得人類有一種很強大的技能,我們非常擅於剪輯自己的回憶。一件壞事只要過去之後,不管它壞到什麼程度,當它已經確定成為一種無法改變的事實,我們就會習慣性地將它往「好」的方面想。

比如說,很多人會希望自己能有機會回到童年的時光,因為童年的記憶總是比現在還要美好,我始終懷疑這是一個過於美麗的誤會,很多時候童年的回憶之所以美好,只單純是因為那些比較不好的回憶,比如升學壓力大、經濟不自由、娛樂被監控、自由時間少等等痛苦,都在時光中被自己逐漸美化了而已。

所以,就算記得當時讀書讀得很痛苦,我們也會下意識逼自己這樣去想:可是,正因為我經歷過那些痛苦,現在才變得更勇敢、更強大啊!因此,當時吃的那些苦都是值得的!是甜的!

同樣的,就算當時被人劈腿,我們還是會想辦法繼續美化自己的記憶:「沒錯,我是被劈過腿,但我還是不後悔愛過,因為即使愛的過程是很痛苦的,但那也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啊!我不能沒有那部分!

你發現了嗎?為了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在晚上睡得著覺,我們還是會試圖把所有經歷過的痛苦,強行合理化成一件好事:就算當時真的愛得很痛苦,但我還是勇敢挺過來了啊!回頭再看那些不好的回憶,就算有地方是不完美的,那都使我變得更加完整了,我更了解自己是誰、也更喜歡自己了!所以要是能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再愛再苦再痛一次,畢竟,這才是青春該有的面貌啊!

妳看我們的大腦有多厲害?不論是多麼糟糕的壞事,我們都有辦法硬去剪輯自己的記憶,好把原本的那件壞事,強行解釋成一件好事。

這就是我說的透過內在意志影響自己。詳細該怎麼操作這件事,我猜很多人都是這方面的專家,包括妳自己,所以我就不再多說了。

*

不過,還有另一種透過內在意志影響自己的方式,但這是比較哲學一點的做法。

還記得在大學,該不該休學一年去旅行?這篇文章中,我提到過《利他到覺悟》這本書裡頭那句很有深意的概念:進於儒,退於道,止於佛「進於儒」的意思,是要人們心中抱持某個更大的執念,因為心中還有那份更大更在乎的理想與摯愛,則相較於那個最重要的「執」來說,其他所有東西(包括為之所受的苦)也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那麼,什麼又是退於道呢?所謂道,意思是要人們順應天命,不要與天爭。而天命,則是在我們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注定好的,而我們要如何度過一生呢?很簡單,只要清虛自守,順大勢而流淌即可。假設我幸運被命運帶至天堂,那我就在天堂中好好享福,假設我不幸被命運帶進地獄,那我就好好在地獄中好好適應。總之,就是接受早已安排好的一切命運,不要與它較勁,更不要與它對抗,遇到不如意的時候,先退一步,再適應之,人生便不再苦——這是「道」的邏輯。

而人之所以會感到痛苦,則是來自比較的過程因為妳在天堂中,心裡還想著:「耶!幸好我沒在地獄!」而在地獄裡,又開始想著:「唉!我怎麼沒在天堂!」,因為心中有悲與喜的標準、有好與壞的比較、有高與低的判斷,所以才讓妳感到痛苦。而退於道的觀點,是要妳相信這世界無所謂改變,或者說,即使有改變,也完全不影響妳那早已注定好的天命,只要妳願意這樣這樣信,就能順著道的邏輯自渡於苦。

 *

所以,當妳在旅行中不斷自問:「為什麼他當初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我會受到這種傷害?為什麼我旅行了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我旅行了還這麼痛苦?為什麼那些曾經美好的一切,我什麼都留不住……」的時候,按照「道」的邏輯,老子和莊子只會在一旁對妳皺皺眉頭,並反問道:「奇怪?為什麼他當初就不會這樣對妳?為什麼妳會認為自己不可能受到傷害?為什麼妳會覺得旅個行就能想通?為什麼妳會覺得旅行了之後就不會痛苦?為什麼妳會認為那些曾經美好的一切都留得住?為什麼妳會覺得……自己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

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不是老早就注定好了嗎?而既然老早就注定好了,那妳只要乖乖接受就好,何必想那麼多?何必自尋苦惱,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把自己搞得這麼痛苦?妳到底是在幹嘛?吃飽太閒是嗎?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