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或壯遊,算不算在浪費生命?

Q:魚群,我大學剛畢業(已經錯過交換的機會了……),心裡很想跟你一樣到歐洲旅行半年到一年,但是當我向身邊的家人朋友提出這個想法時,他們卻說我不切實際,說我這樣做只是在浪費生命,尤其是我爸特別反對……你認為我該怎麼辦?我該堅持一次選擇出走嗎?

首先,不知道妳有沒有想過,當妳身邊的家人朋友對妳說旅行或壯遊是在浪費生命時,他們背後真正想傳遞的價值觀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紐倫堡大審判》:人活著,有沒有義務去知道什麼是「絕對」的正義?

《紐倫堡大審判》(Judgment at Nuremberg)這部電影,我看過很多很多遍,我非常享受電影裡控方與辯方的激辯過程。當然,爭論的主題本身是非常嚴肅而沉重的,只是,如果你能理解控方與辯方背後,那極為穩固而雄偉的價值體系,那麼認真看這部電影,去跟著控方與辯方一起思辨,親身經歷一場幾乎是近代歷史上最劇烈的人類基本價值觀對撞,那真的是一件極為過癮的事!

今天,就來和大家聊聊,二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審的到底是什麼?對撞的基本價值觀又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連續劇的「猜心戲碼」

每次回阿嬤家,都會陪她老人家看八點檔連續劇。

當然,在我心中,所謂的「陪看」,重點在陪不在看,八點檔演什麼,我根本就不在意。只不過,阿嬤喜歡一邊看一邊跟我講人物和劇情,所以漸漸地,我也被迫知道了很多我平時壓根就不會去在乎的人名。(什麼煥然志前志開若蘭什麼的……)

有趣的是,這次我和阿嬤一起看了一部「連她平時也沒看過」的連續劇,而且呢,我們都覺得蠻好看的!

這是一齣公視的時代劇,叫做「苦力」。

Continue Reading

《月亮與六便士》:擁有理想,是一種祝福,還是一種詛咒?(中)

本文接續——《月亮與六便士》:擁有理想,是一種祝福,還是一種詛咒?(上)

後來,毛姆把史崔蘭的想法帶回去告訴史崔蘭夫人還有麥克安德魯上校夫婦時,安德魯上校直接不客氣地說:「史崔蘭就是個冷血畜生。我可以告訴你他為什麼丟下妻子——那純粹出於『自私』,沒別的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