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害怕做選擇,也別害怕換選擇

選工作的時候,有很多可以考量的點。比如說:一個月的薪水、一天的工時、工作內容難易、公司額外福利、是否保證月薪、是否有發獎金、是否日夜輪班、工作壓力大小、出差與否、工作地點遠近、公司部門風氣、主管同事脾氣、主管同事素質、升遷可能性、職業發展性、產業發展性、未來跳槽機會……真要列舉,還真的是講都講不完。

判斷標準可以有這麼多,那到底該怎麼選擇一份工作?我覺得這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一道哲學題,一道關於「你有多認識自己」的哲學題。

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話,那就是工作要找最「適」(適合自己),而不是最「優」(因為根本沒有最優)。

A工作錢比較多,但是壓力相對大,工時相對長;B工作錢比較少,但是壓力相對小,工時相對短。請問A和B,哪個好?

Continue Reading

一切都在變化,一切都會更好

在天母德州美墨炸雞店裡,我和理查一起吃著炸雞。

「你為什麼突然說要離職?」理查問。

「總公司要派我去墨西哥出差,我真的不想去。」我說。

「是因為薪水沒談好?」

我搖搖頭,說道:「跟薪水無關,薪水是很不錯的。」

「那果然是因為女朋友對吧!」理查斜眼一瞥,擺出一抹看透一切的神情。

Continue Reading

值得被想起,慶幸曾經歷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

什麼時候出國讀書、什麼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麼時候結婚,其實都是命運的巨變。

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雲千檣,你做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而到如今,我明白過來,無論怎樣肆無忌憚地去過這一生,都不可能在白髮蒼蒼時覺得這一切問心無愧,哪怕是當時看似平凡卻做出重大決定的一天。

故事最後你還是會遺憾。這,才是實實在在的人生。值得被想起,慶幸曾經歷。

——陶傑《殺鵪鶉的少女》

Continue Reading

什麼才是隔離我們的囚籠?

疫情期間,經常聽到「隔離」這個詞。

我之前聽一個在德國工作多年的朋友說,因為工作的關係,他已經好久沒回台灣了,他其實一直想回來,但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時間與機會,他告訴我,待久了以後,他感覺自己好像被「隔離」在國外,回不了家。

他當時用的是「隔離」這個詞。那是第一次,我對「隔離」這個詞,有了不太一樣的體會。

Continue Reading

工作生活平衡?

我發現畢業以後當了社會人,經常會聽到「工作/生活/平衡」這幾個詞。

所以我們今天就來聊聊,工作與生活要怎麼平衡?

首先,到底什麼叫平衡?如果我一天固定要睡8小時,那24小時扣掉8小時,還剩下16小時。

所以我要工作8小時,生活8小時,這樣才叫有平衡?

Continue Reading

「選擇」和「努力」哪一個更重要?

首先,在遇到類似的價值觀拉扯,我最避諱的一件事,就是站在正中間講話。因為講「都很重要」,看似好像很正確,其實只是在用一個粗暴且粗糙的結論,把這個問題的所有思路完全封死,而且最糟糕的是,這個看似正確的結論,除了讓我們的思考「斷線」之外,幾乎不會起到任何有意義的作用。

試想,當你說「都很重要」之後,又還能再說出什麼東西呢?

所以,讓我們回到問題,來想一想「選擇」和「努力」,到底哪一個更重要。

Continue Reading

哈囉你好,我是你的園丁

清晨,在床上,溫熱的微光,靜靜透入玻璃窗。

順著玻璃窗,向窗外遙望,蟬聲清脆悠長,藍天澄澈明淨。

寧靜的周日,值得美好的心情——躺在床上,我這樣告訴自己。

於是起身撰文,想記下這個美好的感覺。別無他意,只盼以後的自己不要忘記。

Continue Reading

人生沒有目標怎麼辦?

生活中,我經常會看到一種問題,叫做「人生沒目標怎麼辦?」或是「生活沒目標怎麼辦?」關於這類問題,有很多種解讀的方式,而最近,我發現到一種很有意思的解讀,今天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假如你生活沒有目標,不妨想一想,假如你「有了目標」之後,你會想幹嘛?

我想你會盡力去實現它,而實現了之後呢?那個目標是不是就消失了、不見了?

所以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那就是——

Continue Reading

愛情哲學題之小明與阿珠的故事:不要隨便量化和比較感情中的付出

愛情是一道哲學題。

情況是這樣的,小明與阿珠是一對情侶,今年的5月20日是他們在一起的兩周年。為了兩周年,小明精心準備了精美的DIY剪貼簿,裡頭是他與阿珠這一年來的各種生活相片,從挑選剪貼簿開始,再到相片的剪貼與製作,從內容的編寫,再到插圖的繪製,最後再加上包裝,這些繁雜的工序,花了小明整整兩個星期的下班時間。

5月20日當天,小明開開心心地拿著兩周年的禮物去找阿珠,但阿珠說她最近忙著準備期末考試,沒有時間寫卡片,也沒有時間挑禮物,阿珠很高興地收下小明的禮物後,她拿出一個貨運的包裝盒子,阿珠說她還來不及拆包裝,裡面是要送給小明的禮物。但在這一刻,小明卻有些生氣,他感受到一種巨大的鬱悶感,這種鬱悶感來自於他感受不到阿珠對這個節日的重視,他覺得阿珠根本不在乎他們之間的兩周年。而阿珠始終強調,她是因為有正事要忙,所以才沒時間準備。

Continue Reading